“……”

  谷山没有多说,默默退了回来。

  “换个门,还是翻墙?”方长将前方发生事看在眼里,笑道。

  看来这州衙的守门人,对于类似事见得不少,又见来人衣着破旧两手空空,所以看人下菜碟,将他们当成了浑水摸鱼的人,语气颇为不客气。

  不过,若是换个角度,对于州衙里目前主事的彩娘子来说,这守门人的作为,又绝对算得上尽忠职守,给雇主免灾避祸,

  “咱们去后门问问。”谷山没有放弃,而是带着方长,来到州衙后门处。

  这里要松懈很多,还有挑着担子的人进出。

  方长默默开启了被自己命名为“对面相逢不相识”的效果。

  此时在普通人眼中,他已经是踪迹难寻,虽然这白衣飘飘、风姿卓越又帅气的人就摆在那里,光影如常,但旁人就是不会注意到这里有人。

  谷山上前,对后门的守门人拱手作揖:“这位老弟请了,在下是城外猎户,院里订了野味,让我将这兔子送进后厨。”

  “噢,这兔子可真肥大,不错不错,还是活的,快送去吧。”

  看门的穿着厚袄,双手拢在袖里,看了看谷山背后的兔妖郭达,感叹了一句,然后指了指后厨的方向:

  “那排房子就是,很好认,别乱跑走错了路,不然吃了板子,别怪我事先没提醒。”

  “当然,当然。”

  见谷山得计,方长微微一笑,跟在他后面,共同走进州衙。

  州衙的规格,比永嘉府的府衙要高端上不少,多了两进,占地和规模也大上不少,还有小花园和回廊,很是气派。

  很多僮仆侍女来来往往,忙碌不休,听周围人交谈,彩娘子和知州正准备设宴,招待一批朋友。

  两人没有顺着看门人所指道路前行,更没有前往后厨,将郭达送到案板上,他们拎着兔子,朝后院走去。

  方长此时已经解除了“对面相逢不相识”的效果,于是他和谷山两人,一齐暴露在后衙中,朝着有妖气的地方不断前进。

  这两人,一个白衣似雪,一个衣衫破旧。

  白衣似雪者,年轻英俊,举动处合乎天地自然,似不食人间烟火;衣衫破旧者,容貌老迈,迈步间气完神亦足,表情不怒自威。

  当然,这只是看起来,对于人间烟火食物,方长向来吃的很是欢畅,倒是谷山确实精气神充足,让人毫不怀疑他老迈外表下,有着活力十足的躯体。

  他们并排而行,对比分明却又和谐的紧,不由吸引了两侧所有人的视线。

  有侍女终于意识到了这是两名陌生人,也不在这次接待的宾客名单中,于是冲他们尖声高喊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!快停下,不能进去!”

  但是慑于二人气势,没有人敢上前。

  方长与谷山走到庭院正中,周围人俱都躲在墙边回廊上,大致围成一个圆圈。

  谷山高声喝道:“哪位是彩娘子?还请现身一见!”

  声音之中含着法力,隆隆作响,传遍了州衙每个角落,方长估计,连米仓里的老鼠都会被这股声音灌进耳朵,放下爪里的粮食出洞瞅瞅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超神制卡师只为原作者汉家枫竹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汉家枫竹并收藏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