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一个漂亮御姐。”

  项尘心中暗道。

  “幽梦师妹,他就是在胡言乱语,休要搭理他,小子,你懂什么是医术吗就在这里大放厥词。”

  张春保冷声道。

  “我不懂?”

  项尘冷笑,道:“一两玉枸思,半两百年何首乌,外加一支百年的寒灵芝,熬煎成药,在子时喂她,就能助她恢复元阴。而你,却要用这种下流方法,你也配为药师?为医者?你的医者仁心呢。”

  张春保脸色一变,这可是一张顶级的补阴药方,这少年是谁?竟然知道,脱口而出。

  幽梦望了眼张春保,一见对方的神色,心中就猜出了一二,当下脸色一沉,道:“张师兄,真是如此吗?”

  “他胡说,胡言乱语,幽梦师妹,别信他,我才是药师,这个小子年级轻轻懂什么,雨婷师妹要立马开始救治,不然,她恐怕撑不过今夜了。”

  张保春连忙道。

  “哈哈,撑不过今夜,你之前不是说撑不过两天吗?怎么又改了?”项尘讥讽一笑。

  “小子,你一个外院学生知道什么,滚,滚出我的药堂。”张保春怒声道。

  “张师兄,我问你,他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幽梦喝道,眼神冰冷望向了张春保。

  张春保连忙道:“幽梦师妹,你别信这小子啊,他能懂什么医术。”

  “哈哈哈,我不懂,不即便不用药,不用你那下流的还阳之法,也能救活她。”项尘冷笑。

  “小弟弟,你真能救她?”幽梦望着这个极为好看的少年。

  “能救。”项尘点头。

  “一派胡言,不用药,不用还阳之法,你如何救?”

  张春保讥讽笑道:“幽梦师妹,这种无名之辈的话你也信?”

  项尘淡漠道:“我若是能立马治疗好他,你跪下,向这位姑娘磕头道歉,若是我救不好,我跪下,向你磕头道歉。”

  “好,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。”

  张春保冷笑。

  “这位学姐,可否让我一试?”项尘问向幽梦。

  “自然可以。”幽梦点头,道:“你若是能救好雨婷,我就欠你一个大人情。”

  项尘闻言上前,手掌放在对方的丹田位置。

  而这时,他体内的太阴真气涌出,伴随回天真气,涌入了这聂雨婷的体内。

  他的太阴真气蕴含的太阴之力,是万阴之源,自然有滋养阴气的效果,他的体质,对女修而言,堪比顶级的修行鼎炉,合修道侣。

  “这小子,医术真能超过张药师?”

  “不可能吧,张药师的医术可是已经达到了帮人接断肢,肉白骨的地步了。”

  看热闹的弟子们也是议论纷纷。

  “这小子还有这一手?”

  门外的汪洋长老也是诧异。

  而张春保望着项尘,眼神中涌现出了杀意。

  若真让这小子救活了,他可就名声尽毁了。

  “不信,不管他能不能救,都不能让他成功。”

  张春保暗道,手指中,多了一道细如牛毛,微不见的毒针,夹在指尖,手指在衣袖的遮盖下对准了项尘。

  项尘的太阴真气,外加回天真气涌入了聂雨婷的体内后,她体内,被吸干的元阴开始不断滋生出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万妖圣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超神制卡师只为原作者十月流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月流年并收藏万妖圣祖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