……

  果然,这也是欧楚阳猜到的,所以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  严默说:“第六级有几个监护人。他们的种植范围从早期的后天地区到咸田地区的极限。过去,他们曾经是南部荒野内大型部落的巫师使节。但是,即使在南部荒野中也有持续不断的战争,有时甚至连这些巫师特使也会被杀死。这些人也曾经受伤,濒临死亡。他们被我救出,以换取他们的灵魂守护炼金审判的第六级。

  “就是这样……”欧楚阳突然意识到。所谓的巫师特使确实是名副其实的。在所有巫师使节中,他所处理的是最弱者。这仅仅是因为他15岁。如果他年纪大一些,那么他将不得不面对一个中等的后天,甚至是后期的后天王国。

  “您可以休息三个小时,然后进行第七次冶炼试验!

  严默这样说,然后立即消失了。

  欧楚阳听了这话只能笑得严厉。他怎么能穿过七楼?

  六楼已经算是他的运气了。以他目前的实力,他根本无法与后天的领域大师匹敌。如果不是因为监护人失去耐心并试图强行限制自己的动作,从而在防守中留下了空缺,欧楚阳根本就没有办法获胜。

  现在,他的力量并没有增加,他不得不通过第七次审判。他怎么能这样?

  从第四次审判开始,随后的每个人的难度都增加了可笑的程度。如果按预期进行,那么第七级的难度将大大超过第六级。

  他应该怎么从这里开始?

  如果他做不到,那奇怪的红色石英将变成一个梦,他甚至不会通过第六次审判就获得奖励。

  无论如何,他必须全力以赴。即使只有一丝希望,他仍然必须大步向前。欧楚阳使自己的情绪恢复了平静,拿出两块纯正的真石,在冥想的时候坐下来,开始恢复体力的同时,还用力挽救骨头上的药物。

  刚才,他把持矛的胳膊折断了,骨头变成了血腥的烂摊子。对于武术家来说,即使在半个月之内,这种伤害通常也无法恢复。但是,欧楚阳的复原力,恢复率和血液活力都得到了极大提高。除了两种价值连城的骨恢复膏的作用外,他的手臂还可以在两个小时内完全恢复。

  在剩下的最后一个小时里,欧楚阳将自己的真essence和体力恢复到最佳状态,并使自己的心情变得平静祥和。

  最后,他开始了第七次也是最后一次审判。

  一盏灯闪烁,圣殿在他周围消失了。欧楚阳进入了一个明亮而明亮的白色世界,里面充满了发光的光,无数的场景在他周围形成并扭曲。

  “在19,000年中第七次审判……从未有人涉足此地。”欧楚阳握紧拳头,完全平静下来。

  在此之前,欧楚阳曾反复想过在第七阶段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。但是,既然他已经真正踏上了第七层,他在这里看到的一切就让他大为震惊。

  在前六个级别中,每个世界都对应其名称。例如,地狱的第一层是一个血湖。第二级是与黄泉相对应的饥饿幽灵。第三层是对应于广阔荒野的动物。巫婆奴隶的第四级相当于一个竞技场……

  欧楚阳认为,由于第七级是“魔法师的世界”,他希望看到的场景应该与众神之境中的某些土地相似。

  但是,他没想到会来到一个普通的人类城市。在欧楚阳周围,热闹的人群和小贩在兜售他们的商品。那里有小孩在玩耍,空气中弥漫着微弱的灰尘和芬芳的花香。一切似乎都是绝对的现实。

  但是这些都没有让欧楚阳感到惊讶。令他震惊的是他现在站着的地方。

  他站在一家高档但有些旧的餐厅前。

  粘土砖不再明亮,随着时间的流逝,红色漆成的柱子逐渐褪色。旧窗户下陷,屋顶倾斜了。一切都散发出无尽岁月的模糊味道……

  欧楚阳对这家餐厅太熟悉了。自从他记得起,他就一直在大厅里奔跑,听讲故事的人编织奇妙的尾巴,漫游的吟游诗人唱着辉煌的歌声。他看着人们下象棋,并与老顾客和老顾客一起吃糖果。

  带盖的茶杯,糖衣糖葫芦,毛巾披在服务员的肩膀上,母亲做的美味佳肴……所有这些与他记忆中的食物完全一样。

  这是他的家。

  这是绿色桑树城的林氏家族餐厅。我在这里住了十多年。我……我怎么到这里来的?”

  欧楚阳忍不住慢慢抬起脚走进餐厅。但是就在他越过门槛的那一刻,他冻结了。欧楚阳站在那里,他的心像一波不确定的波浪。

  他看到一个年轻人穿着优雅的丝绸衣服,大约18或19岁,拿着风扇,微笑着走出厨房。

  但是这个人并不陌生。这个人就是欧楚阳。确切地说,这是几年后的欧楚阳。

  然而,看着这个人,欧楚阳可以看到他体内没有修养的迹象。他的书风和学术风度很高。他显然一生中从未修过武术。

  不仅如此,而且两者在举止和气质上是完全不相容的。

  甚至当欧楚阳屏住呼吸时,眉毛之间仍然有锋利的空气。空气似乎随时都准备喷发而无法阻挡。

  但是,在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只是愤世嫉俗地微笑着,在那个微笑中甚至还带有一点邪恶。他有学者之子的风度。

  “这个……真的是我吗?”

  欧楚阳不敢相信这一点。

  “小李子,为我准备一辆轿车。蒂尔花厅的苏小姐今晚将举行一场表演。去帮我订一张卡我会去支持。”年轻人迅速转过身来,扇动着风扇。

  “这个……这不好。。。”一个叫小李子的小仆人不好意思地说,“年轻的主人,田家的第二夫人今晚要举行盛宴,并亲自要求您以名字参加。”

  “照看你的脸。如果她要举行一场盛宴,那么她会想要一名厨师。我要做什么用?”

  “这个……”小丽兹似乎很痛苦。“田家的第二个人想请青年大师今晚在生日宴会上留下一首诗作。您目前是新入选的学者,您的诗歌绝对是桑树市内的第一名……”

  “此外,田家二世的年轻主人,非常美丽和贤惠。夫人最后一次见到她时,她非常喜欢她。也许在将来……少爷,嘿,少爷,别走!”

  在小丽兹完蛋之前,这名青年已经走出家门,甚至没有向后看。他说:“如果父亲问我去哪里,告诉他我去喝酒。”

  在话语还没结束之前,他已经走了。小李子的脸像被压过的苦茄子。他只是完蛋了。如果船长或夫人知道了这件事,那他肯定会被责骂的。

  田家的第二夫人对青年大师印象深刻。不仅如此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太上剑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超神制卡师只为原作者言不二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不二并收藏太上剑典最新章节